| 中国城镇首页 | 邮箱:bjb110@126.com 新闻专线:00852-59366656
首页 > 香港新闻
香港教育局局长谈文凭试历史科试题、跨境学童及国家安全法
】【关闭 2020-5-23 15:14:24 | 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中国城镇报讯(记者 高志勇 立 明)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及教育局副秘书长康陈翠华今日(五月二十三日)出席电台节目后与传媒谈话的全文:

    记者:想请问有关试题,因为看到考评局(香港考试及评核局)委员会的决定有提到该题目会引导考生答得片面或有偏差,其实有什么数据令你们有这样的评估,以及这决定都没有写到,伤害国民感情是否不是取消试题的理由?另外,想问局长有关跨境学童,有否多点详细的(资料),譬如校巴安排、核酸检测,是否由政府organise去做,有否预计何时,如六月,低年级比较多跨境学童上学时可做到?
 
    教育局副秘书长:其实教育局已把我们的专业理据,已很清楚地写于下星期一的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特别会议的文件中,同样的理据,即我们从课程、教学、命题上的缺失、不配合课程、评估一条在命题有严重缺失的问题是不能做到一个稳妥的marking scheme(评分标准),所以在这个角度,我们把理据清楚向考评局的委员会交代,当然他们亦有自己专业的考量,因为这其实不是一个信度和效度问题这么简单,是因为在课程上已经太艰深,另外它提供的背景资料的复杂性超过一般学生可理解的,因此会误导学生:经济侵略变成了「利」。学生们并没有知识基础判断,所以对学生来说是不公平。我们已把这些理据写在提交立法会的文件中。至于考评局整体考量,我相信要留待考评局解释。

  我们专业考量的理据,因为历史科课程都有价值观的维度,是要培养学生的史观要尊重该时代的历史,以及要以国民角度去看待那段历史,而那段是一段十分沉重、被日军侵略的历史,怎可能不尊重国民当时的感受?仍然有很多人在生,我亦收过九十岁的老兵,他叫孙儿写给我的电邮,说到他当年如何打这场抗日战争,情何以堪呢?这些都是真实人士的感觉,所以我们作为教育的工作者,历史中很重要的维度,就是要有同理心,对战争暴行不能太轻率,我想这放到世界历史、本地历史都是一样,在这个角度当然是有情感的维度,但专业理据,在命题、资料的史实、是否配合课程,以及能否做到稳妥的评分标准,我们写得很清楚。
 
    教育局局长:至于跨境学童方面,我们在这段时间都有与深圳政府一起商讨,大家都很期望可尽快找到方法,令我们在深圳的同学可每日回港继续学业。初步我们在这星期都给学校发了信,帮助我们搜集学生的资料,详细的考虑包括关口上的考虑、两地防控疫情的考虑,双方如何保持不妨碍彼此的防疫工作,以至交通运输上的安排,如何减少跟社会上其他人士接触,减低交叉感染的风险等,我们都在考虑中,我们希望把搜集的资料作详细的方案,所以现在你问到这么仔细的安排,我们未有答案。
 
    记者:想问有关历史科,考评局公布会取消试题,但不少考生觉得无论分数上如何调整,他们都觉得不公平,你们的看法是怎样?第二,之前都有提过,教育局会派人就审视出题机制及整个过程,因为考评局现时出题是有保密机制,会否令外界更质疑影响其独立性及公正性?
 
    教育局局长:我认为一条出题上有错误的题目已不会对学生公平,因为正如刚才康太所说,这条题目的评核标准到底是怎样,所以即使同学很努力回答题目,答出来的是否会有公平的评核已经成疑。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考评局决定取消题目是负责任的做法。他们亦根据过往经验,做了一个替代方案,我们要相信考评局的专业,社会上很多人也说过,大家要相信考评局的专业,我相信大家也应该可以这样做。有关于下一步的工作,当然我们要向考评局了解,在他们过往多年出题的机制下,为何会出现这样一条题目,大家也承认这题目是有问题的,为何这题目会出现呢?所以我们会特别就这题目的出现,去了解整个程序里会否有问题出错,还是机制上的问题,这工作我们会和考评局去商讨如何有效地进行。长远而言,的确因为我们作为教育局,作为向香港市民负责的教育机构或部门,如何体现我们在考评或公开试上的监管责任,这是我们必须去考虑,但这是比较长远的工作。
 
    记者:在节目上,康太提到会由教育局牵头成立审题小组,这审题小组是指检讨今次试题(的小组),还是针对未来出试题的小组?如由教育局去牵头,会否影响考评局的独立性?有关国安法,昨日草案提到,会开展有关国家安全方面教育,局方所构思的教育方案是怎样、课程会如何?会否令人觉得是政治洗脑?局方如何回应这些质疑?
 
    教育局副秘书长:我想大家有一些误解,考评局二十四个文凭试的科目,都会有自己的拟题审题小组,但今次在这样严谨的机制之下,这一科仍出问题,希望大家明白,整个出题过程是严格保密的,所以我们须与他们(考评局)商讨如何去做,因为在保密机制下我们并不了解,无论人选或过程细节我们也是不知道的,如何去查?所以我们需要考评局委员会充分配合,他们既要进行内部调查,也要参与这个由教育局牵头的小组,去跟进这工作,看看这科为何会出问题。由于所有参加(拟题审题)小组的人也有保密协议,如考评局自己不去调查、不去解除这保密协议,我们其实什么也查不到,所以过程中要有考评局的参与和自我检视,看清楚问题是如何。所以上星期我们已初步向考评局委员会表达这想法,教育局会去找人选,考评局也会提供人选,之后我们才会正式组成小组去跟进。但透过小组,我们会看到在一个高度保密的严格机制下,出现的是怎样的问题,整个机制也可以借镜。我很想告诉大家,考评局作为独立法定团体举行考试,但并非完全和课程脱离而毫无关系,我们的课程及评核指引是大家一起做出来的,既要配合课程,然后才有教学及评核,所以评核并不能独立于课程,也并非完全独立,这需要明白教育局是相当重要的持份者,我们是教育专业的部门。
 
    教育局局长:有关国家安全法,我想香港市民大家也明白,香港是国家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我们也是中国人,也是国家的人民,我们每一个人也有责任去维护国家的安全,所以今次人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了这决定,我们也是支持人大作出这个决定,里面提及未来要进行有关国家安全的教育,我相信这不单单是教育界的事,而是全港的事,过往两年香港也有参与国家安全日的讲座及研讨会,这也是我们进行国家安全教育的一部分工作,所以我相信未来不单是教育界,而是整个社会也须多做一些有关国家安全的教育。而在教育界里,或在中小学以至大学教育里,当有关条例落实并在香港实施之后,我们当然要在教育里让学生理解背后的意义及里面的条文,这些我们会留待条例落实后适当地考虑,这与香港《基本法》、宪法或其他法例一样,如影响到学生,我们也会透过不同方法令学生能够理解。
编辑:春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版权所有:中国城镇报社 Copyright 2018 www.zgczs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承印单位:中国城镇报社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新界火炭禾寮坑道18號聯邦工業大厦6樓C7室 FLAT C7,6/F.,LEAPONT INDUSTRIAL BUILDING, 18 WO LIU HANG ROAD, FOTAN,N.T.HK
电话:00852-31106831 传 真:00852-35855281 邮箱:bjb110@126.com